真情谱就和谐曲----记省级优秀人民调解员郭书逢同志
来自:[嵩县司法局] 更新时间:2016-9-27

真情谱就和谐曲

                             ——记省级优秀人民调解员郭书逢同志 

  

嵩县白河镇位于付牛山脚下,是嵩县最南边的一个镇,森林覆盖率高,铁矿、铅锌矿、重晶石等矿产资源丰富,距县城80多公里,周围分别与西峡县、内乡县和南召县接壤,辖12个村民组,虽然人口只有13000多人,但面积却有340多平方公里。曾被评为中国最美地方的白云山就在该乡五马寺村境内,被吉尼斯世界总部评为世界上银杏林最多、最古老的寺庙之一——云岩寺,就位于该镇下寺村内。这里虽地处深山,但人们思想意识却不落后。该镇地域范围广,注了该镇调委会主任郭书逢同志的心血、智慧和汗水。当地群众称他是贴心人,党委、政府称他是好帮手。

一、做群众的“贴心人”

 2012513 日,白河镇上河村原村委主任高强(化名)因陈旧性脑外伤后遗症复发,在郑州某医院死亡,年仅37岁。高强的死在白河镇引起了不小的震动,群众都不约而同地回忆起了十几年前发生在白河镇玉皇酒店的斗殴事件。

20017月的一天,高强在白河镇玉皇酒店和一帮年轻人喝酒,酒间与赵三(花名)引发争执打了起来。高强被打成重度脑震荡,事后,高强先后到嵩县、郑州住院,手术做了七、八次,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当时,因赵三的儿子只有两、三岁,赵家给高家拿钱治病,并请人给高家和解,想以赔偿2.5万元私了,可高家坚持报案,后来赵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高家3万元,赵三被收监后,因家庭困难,老婆又离婚,没有履行民事赔偿部分,而高家也没有在时效内向法院申请执行,致使该案民事赔偿部分失去诉讼时效。

2007年,赵三刑满释放后,利用当地矿产资源优势,开矿挣了些钱,先后盖了楼房,买了轿车,在白河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高强死亡后,高家找到了赵家,要求履行之前法院判决民事赔偿部分,后来两家都找到律师咨询,高家知道自己很被动,刑事部分赵三已经负过,民事赔偿部分已超过诉讼时效,这一事实使得赵三心里有底气十足,所以,坚决不同意和高家接触。后来,高家组织亲戚上访,并把高强的尸体冷藏起来。

得知这一情况,白河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组成政法书记牵头,派出所长、司法所长参加的联合调解小组,通知赵三,给他做细致的思想工作,但赵三态度很坚决,根本没有调解的可能,认为自己只是和高强因琐事都喝酒情况下发生的事件,当年,自己情愿出钱私了,可高家不同意私了,且自己蹲监狱蹲了六年,因为自己蹲监狱妻子也离他而去,儿子经常大街上流浪,并提出高强头部的伤是后来又骑摩托车摔伤的,自己不负任何责任。

事情一度陷入僵局,调解任郭书逢细致耐心地做赵三的思想工作。向他讲高家如何困难,上有老,下有小,高强的儿子只有一岁,他现在是白河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赔偿几万块钱给高家,高家母子可生活好一些,而他本人一年差不多就能挣回来几万块,经过他两天的耐心劝说,最终赵三同意再给高家赔偿2.5万元,郭书逢趁热打铁,立即拟好调解协议书,双方当事人签字、付款。履行完了有关手续,使这起轰动白河镇的恶性上访事件终于画上了圆满句号。很好的维护了白河镇的社会的稳定,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从而体现了基层调解的重要。

二、做政府的“好参谋”

依法行政是社会主义制度对党委、政府的基本要求,但时常又是工作中的难点,他作为一名司法所的调解员,责无旁贷的承担起为政府献计献策、出力流汗的责任,被当地党委、政府称为“好参谋”。

20147月某天傍晚,白河镇天气酷热,一对年轻情侣吃过晚饭到政府的集资楼顶乘凉,由于天色渐黑,女孩不慎碰到从该楼顶通往大青村的高压电线,当场触电死亡。之后女方家属把尸体放到大街上,第二天又从县城租来冷柜准备长期停尸,让镇政府赔钱,理由是这楼是镇政府开发的,而且嵩县电业局多次建议镇政府把该电线加高,但政府一直未落实,因此女孩家属扬言要把尸体拉到政府大院,闹得附近群众的孩子早晚去学校都不敢走,引起周围居民强烈不满。第三天,二十几名群众集体到镇政府,要求立即拉人火化。得知这一情况,党委、政府主要领导放弃星期天休息,立即赶回镇里,由政法书记、派出所所长和郭书逢连夜成立调处小组,但工作组怎样解释,死者家属根本听不进去,非要政府将死亡赔偿款额说好才答应拉人。领导把他拉到边上说:"你是咱乡公认的'土律师',群众们也很听你的,这件事你坚决完成任务。"受命于危难之际,他坐到死者家属们中间,晓之于理,动之于情,从法律到政策给家属们做细致的思想工作,开导他们走正常的法律诉讼渠道,不要头脑发热走极端,走违法犯罪道路,使他们逐渐明白了冲击国家机关扰乱办公秩序的严重后果,这时他主动承诺说:"只要你们相信我,我亲自到法院帮助立案,并积极联系法律援助中心,指派一名律师为你提供法律援助,但是你们必须把尸体拉到殡仪馆。"最后,家属同意 他的意见,但坚持要把尸体冷藏在火葬厂,等法院立案后才火化,他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立即叫来了运尸车,可死着家属却坚持说:"书逢不去,俺坚决不拉。"由于白河镇下午根本没有发往县城的车,街道上围观的群众很多,情急之下,郭书逢和死者家属挤到了运尸车上,赶到县城。第二天,通过一天的忙碌,终于把案子立上了,最终死者家属获赔偿金二十五万余元。

他的努力工作,使这起随时会造成恶劣影响的群体性事件烟消云散。

2013年,白河镇上河村一农民因自留山权属与全组产生纠纷,政府确权后下达了政府处理决定,但由于引用法律不适当,程序不合法,连下三次被县政府法制办撤了三次,政府领导很头痛,最后决定重走调解这条路,由他和综治办副主任深入该组吃住三天,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化解了白河镇第一起民告官案件。

三、做乡村的"土律师"

白河镇是一个偏僻的小镇,距县城最远,但这里矿产很丰富,如铁、铝、锌、金、重晶石等,2014年开封一个体老板在白河乡油路沟村开矿,由于和本组群众关系处理不当,引发群众不满,群众以矿渣影响安全为由,让其停工,并提出三个条件:一是把矿渣拉走,二是打一道大堰,三是用护坡护起来。可这三个条件,在那里根本无法实现。老板找到镇调委会后,提出要他去解决此事,他到该组后走访了解情况,主持召开了群众会,给群众讲解法律、政策和利害关系,使群众知道了什么叫合法开采、什么情况下会承担民事责任,最终群众同意不再无理取闹、干涉矿上的正常生产秩序,之后,矿老板聘请他担任该矿的法律顾问。

2013年,在镇政府的大力引导下,平顶山市一企业在白河镇投资一千万元建小型水电站一座,施工中由于放炮震坏了一户群众的房屋,裂缝有3厘米,这户群众是远近有名的无赖,到工地上又是拉闸停电,又是让老婆孩子堵在洞口不让施工。得知这一情况后,镇政府指派他带领相关人员前去解决该纠纷,到当事人家后,郭书逢首先向他讲明这是一种违法行为,是严重扰乱全镇民营经济发展的典型案件,要求他立即停止无理取闹,恢复生产,然后和施工业主协商赔偿事宜。经评估测算,造成房子裂缝的实际维修费用不超过3000元。而该户一开口就要一万元赔偿金,或者业主重新给他盖房子,郭书逢给他们反复讲相关法律政策以及企业建成后会给他带来哪些效益等,在他不厌其烦、苦口婆心的讲解下,这户当地有名的难缠户终于答应以3000元赔偿金达成调解协议,使得企业老板很是满意,保证了该电站顺利施工,按时投产。

郭书逢同志生在大山,长在大山。大山造就了他朴实忠厚的品格、认真热情的性格,他既不是法官,也不是律师,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人民调解员、一个小小的基层法律工作者,但他熟知涉农法律、法规、国家政策,他经常爬坡上岭、走村串户,每年都成功地调解了数十起矛盾和纠纷,经过他的调解,夫妻反目者破境重圆,婆媳不和者重归于好,邻里成仇者握手言和,打架斗殴者化干戈为玉帛。

十几年来,他凭着一腔执著的追求和敬业精神,始终坚守在基层调解工作岗位的最前哨,不计个人得失,任劳任怨,用辛勤的汗水和心血把党的温暖和法律知识播撒进人民群众的心田,说服了一个个不孝儿女,让无家可归的老人重新有了归宿;唤醒了一对对反目成仇的夫妻,使他们破镜重圆;化解了村与村、户与户、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恩怨,让人民群众在新的形势下更加安定团结,更加和谐发展。

2016618

 
主办: 嵩县司法局  地址:嵩县县政府院西楼  电话:0379-66312396
邮箱:dongjianwei111@sohu.com